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涌入,正搅动着一潭百年传统汽车产业春水。曾几何时,奇点汽......" />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量产难逃跳票“魔咒” 奇点错失窗口期陷生死劫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15 14:12
id="artibody" data-sudaclick="blk_content">

  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涌入,正搅动着一潭百年传统汽车产业春水。

  曾几何时,奇点汽车动作迅速,算得上第一批将PPT变现登上展台的新势力。而自那以后,号称“让车与人交流”的奇点汽车与用户的距离却似乎越来越远。在造车新势力野蛮生长的时代,各方势力纷纷抢占量产交付时间点,与奇点汽车几乎同时成立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已经在比拼1万辆新车交付,可奇点汽车偏偏在最关键时期按下了驻车键。本计划2018年年内实现量产的is6,推迟到了2019年春节前后;而到如今2019年已走完四分之三,奇点汽车的量产计划仍在延后。此前奇点曾对外流出消息称2019年9月左右能实现交付预订,但据《商学院》记者与奇点汽车的市场部销售人员咨询,目前仍未收到准确通知。

  正如“奇点”的物理学属性是一个存在又不存在的点,这个称呼对应奇点当前所经历的生死考验可谓恰如其分。

  造车五年,跳票三次仅交付6辆

  尽管奇点汽车多次否认公司出现资金困难传闻,但其首款量产车IS6的交付进程确已多次延迟。按照计划,原定于2018年底就应该完成量产并小规模交付的奇点IS6,至今仍未交付上市。而更令业界哗然的是,即使在几乎没有任何量产的情况下,奇点汽车依旧于今年着力发布了新车型—iC3,并称“计划2021年初投产,NEDC综合续航里程300公里”。《商学院》记者了解到,截止目前,奇点汽车并未实现任何一辆车型的大规模交付;而且在今年三月,奇点汽车的官方数据可查询到is6车型对外仅交付6辆,与其定下的全年交付2万辆车的季度完成率要求相差甚远。

  量产交付多次跳票,业界猜测质疑声此起彼伏,到底是生产合作的问题还是资金短缺的因素?

  奇点公关部在9月下旬回应《商学院》记者关于具体的量产交付时间节点问题时表示:“目前项目推进一切正常,我们正全力准备iS6的量产,奇点汽车坚定精益创业的原则、用心打磨产品,力争向用户交上一份完美答卷。同时,我们会在合适的时间向大家公布相关信息,请您以我们的官方发布为准。”

  对于奇点汽车量产交付持续“难产”的原因,奇点CEO沈海寅在上海车展上回应称:“关于车型iS6上市跳票,主要源自于合作伙伴和生产基地的共三次变更,造成原定2018年上市的车型不得已拖延。” 而6月中旬奇点市场负责人又曾对外表示,“iS6将由北汽昌河在江西景德镇的工厂生产,目前生产线正在改造中,设备已经就位,预计iS6将在年底前量产。”对于首款车迟迟未能量产的原因时,某奇点消息人士对《商学院》记者表示:“与北汽昌河的合作一直在推进中,而且本来量产已经拖了,不如干脆沉下心做好技术,在产品品质上规避一些目前市面上的造车新势力已经出现的品质问题。”并称,“目前奇点已经拿到了一批试装车,还在测试中。”

  据此,《商学院》记者于十一节前走访了北汽昌河位于江西的景德镇洪源工厂,工厂部分厂区车间呈关闭状态,保安拒绝了记者入厂探访的要求,而据厂区周边的小餐饮店主称,厂区目前大部分工人已进入节日放假状态,“基本停工了。”

  投资方“坐不住了”?

  频频量产跳票,交付遥遥无期,这让奇点的投资方有些“坐不住了”。

  今年5月30日,启信宝显示,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车优行)发生多项变更记录,其中注册资本新增约633万元,股东方新增上海伊藤忠商事有限公司、安徽金通新能源汽车一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安徽金通新能源)、北京星浩创业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启信宝显示,安徽金通新能源的大股东是安徽省三重一创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三重一创),其持有安徽金通新能源37.12%的股份,安徽三重一创由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是安徽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企业,这意味着奇点汽车间接获得了安徽国资方面的增资。今年七月初有消息称,安徽省国资委已经向奇点汽车派驻董事、监事及财务人员,意在督促奇点汽车快速推进量产。记者联系了多位奇点周边消息人士,其中某奇点汽车内部员工对记者表示:“2018年销售系统和研发系统就差不多了,我们一年多来都在为量产做准备,但什么时候量产始终没有确切消息,我们也有点焦虑。”

  “人们已经对互联网造车企业频频提出的新概念产生了免疫。”某兴业证券资深汽车分析师认为,自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梦想窒息后,不能用真金白银造出产品的都是空谈。一再延迟的量产交付、仍未确定的落地详情,或许就是奇点汽车正在面临困境的表现。

  上市或成续命稻草

  据企查查显示,奇点汽车自成立以来,共进行过五轮融资,但奇点官方说法称共获得七次融资,融资合计超70亿元,最近一次融资出现在今年六月,共计633万元。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传出的员工欠薪、城市体验店计划停滞等信息,似乎又预示着奇点汽车逃脱不了野心太大、PPT造车的魔咒。而针对近几个月来不断曝出的资金链问题,奇点公关部回复《商学院》记者称,奇点汽车已得到多个地方政府和投资机构的看重和支持,资金流一切正常,同时称“不否认登陆科创板的意向。”

  奇点汽车前期投入巨大,登陆科创板无疑是其融资的最佳捷径。今年7月9日《证券日报》最早报道称奇点有登陆科创板的意向。科创板实施注册制,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科创属性、技术先进性等)但还未实现盈利的企业挂牌上市。

  对此,汽车行业知名证券分析师曹鹤不以为然,“现在对造车新势力要登陆科创板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实际上这些造车新势力们,修行远没到那地步,第一批第二批登陆科创板的必然是硬技术的。”对于奇点汽车冲刺科创板,沈海寅今年年中曾对媒体表态,“奇点汽车非首批上市,可能会在第二、第三批,现在各方面还处于筹备阶段,相关细节还不方便对外披露。”

  “奇点之前还曾放话说不想要太多融资,但现在也扛不住了。汽车行业毕竟是规模经济产业,几十亿砸进去水花都溅不起来。”对于奇点的几轮融资以及登陆科创板的意向流出,曹鹤进一步解读道:“玩电动车的不外乎这几大势力:传统车企厂商、上下游零部件厂商、跨国外资。传统车企玩电动车也许会亏很多,但能活下去。但现在这类所谓的造车新势力,是靠资本续命的,它们的真实诉求是要在一定期限内寻求变现离场的,因此最好的途径就是上市。对他们来说所谓的‘窗口期’就是上市套现的窗口期。”用他的话总结就是:谁能先上市谁是老大,而在车市寒冬里,更准确地说是谁先上市谁才能活下去。

  在不久前,中海同创董事长李金勇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的自主品牌做了这么多年,突破20万都很难,为什么一个没有品牌力的造车新势力上来就做个20多万、30多万的车呢?他认为或许其目的并不是市场化的,而是融资。

  对于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入局诉求的判断,曹鹤与李金勇的观点可谓不谋而合。

  “我对造车新势力的定义:玩资本游戏的那帮造车的。他们的投资方基本也是PE/VC,就是奔着上市去的,才没有人想说陪你玩个十年八年。”在曹鹤看来,所谓的造车新势力玩的是资本,靠的是烧投资机构的钱。“这就是资本的权力游戏。基本除了金融投行,其它的行业投不了造车这事儿,像恒大这种拿自己的钱来砸的凤毛麟角。一旦资金投资链,条断了,谁都活不了。”

  老三?不存在的!

  2019年,国内造车新势力已进入洗牌局,竞争趋于白热化。诚如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所说,造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还需要长期的技术积淀,大部分新势力汽车产业3至5年将被淘汰出局,80%-90%成为“先烈”是大概率的事情。谈及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未来的竞合格局,曹鹤的判断是“也许会有老大老二,老三真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表示,经历过这轮寒冬洗牌后,新势力们能活下来一两个就不错了,“进入到补贴退潮、车市寒冬,整个市场两年负增长,留给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时间一年都不到了。加之跨国车企巨头也已经参与到白热化的国内车市竞争中,别说造车新势力了,连国内传统的车企巨头的市场份额都将受到较大的挤压。像蔚来这种已经打通了产业圈与资本界的,还有路可走,而类似奇点这种量产尚未实现的,未来的生存只会更加艰难。”

  量产难逃跳票“魔咒”、 资金链又频频曝出欠薪欠供应款等问题,对此有评论认为,在国内其它新势力纷纷实现量产交付时奇点车型量产一直延期,已错过互联网造车窗口期。沈海寅曾说到:“我是用前20年职业生涯、前40年人生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声誉,为今天做的事情做铺垫。”时至今日,无论是沈海寅还是奇点汽车,都已进退维谷,箭在弦上,无法回头。